湖南書畫網歡迎您,本網站長期收購字畫,贗品勿擾!電腦版手機版

《人民美術》第205期:羅光磊書法篆刻藝術欣賞
羅光磊藝術簡介

  羅光磊,字明齋,1959年生。西泠印社社員、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岳麓印社社長、湖南省書法家協會理事、湖南省甲骨文學會副會長,湖南省文史館特約研究員、長沙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常委、長沙市書法家協會副主席、長沙市政協委員。

  入展全國第二、三、四、八、九屆書法篆刻展,全國第二屆中青年書法篆刻家作品展,全國第一、二、五屆篆刻藝術展,西泠印社第三、五、六屆全國篆刻評展,當代古典細朱文印精品展,全國中青年篆刻家作品展, 首屆全國青年書法篆刻展,第三、四屆全國書法百家精品展,中國美術館當代篆刻邀請展,當代篆刻藝術大展、西泠印社社員金石拓片題跋展等,獲西泠印社第三屆國際篆刻書法大展優秀獎、中國書法家協會“氣韻東方?別克君威”全國書法篆刻大賽三等獎、中國書法家協會第二屆“杏花村汾酒集團杯”全國電視書法大賽金獎、湖南省第六屆“三湘群星獎”金獎等。

  出版有《中國篆刻百家?羅光磊卷》、《羅光磊篆刻選》。

  作品被中國美術館、中國藝術研究院、西泠印社、中國印學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湖南圖書館等文博單位收藏。


“惟 楚 有 才”

——羅光磊先生篆刻藝術芻議

◆浙江?鄔浙雷


  羅光磊先生是我敬重的篆刻家。早在1984年其印作就入展了全國第二屆書法篆刻作品展,從發表的印作來看,私淑王福廠,字法純正、刀法嫻熟。此后時常在全國各大型書法篆刻展事上讀到他的大作,出版有《中國篆刻百家?羅光磊卷》、《羅光磊篆刻選》。作品被中國美術館、中國篆刻藝術館、中國印學博物館等單位收藏,并出任西泠印社海選評委,從而奠定了其在當代印壇的地位。

  光磊先生是西泠前輩唐醉石的再傳弟子,其師謝梅奴先生是享譽湖湘的大家。謝梅奴先生的印作寬博大氣、溫文雅爾,賞讀如食冰糖蓮子羹,甜而不膩、可以攝心神、去火氣。光磊先生初師謝師,素絲初染,可謂“根正苗紅”。有名師的引領,光磊在篆刻創作中,自然能趨雅拒俗,品格高潔。其早期創作的朱文多字印“揮毫落紙墨痕新,幾點梅花最可人,愿借天風吹得遠,家家門巷盡成春。”、“長沙市篆刻研究會”等,深受王福廠朱文影響,布局雍容、線條纖而不弱、無描摹造作氣,體現出作者深厚的篆書功力。其白文心經句“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得浙派三昧,布白不一味求工,因字賦形,“密不透風、疏可走馬”錯落有致。切刀留紅處,如雪里紅梅,給印作平添一份生機。此作線質古郁、具禪味,可謂內容與形式統一的成功印例。光磊先生是創作多面手,經數十年砥礪,形成了以黟山印風為主體清剛雅正一格印風。為完善自我印風,他返源探流,深入古璽、沉浸秦漢印風,故所作能接“古氣”,作品自然氣韻高古。關于印人印風的形成,我曾與葉一葦紀念館盛苦心先生有過深入的探討:一般情況下,一名篆刻家需經過十數年的錘煉,才能形成個人篆刻語言,當然這離不開印人的個性篆書體系之構建。然大多作者一旦形成所謂“個人風格”,創作中易誤入“慣性思維”,為刻而刻。特別是姓名印、商品印的大量制作—“千印一面”,印人成了刻印機,作品自然就少了可回味處。我認為篆刻作為視覺藝術而言,應從大美術觀中去審視其美學屬性。每一方印的創作,當視如美術創作,因字賦形,或擬古璽、或宗秦漢印、或參明清流派印風,總之每方印章的創作,需如經營一幅圖畫,使其虛實相生、揖讓自然、生動妥貼,不應刻前先貼上個人風格的標簽、一定要套用自已擅長的某種形式,不然所作味同嚼蠟。葉一葦先生“文心雕蟲”一書中就有很多文辭與作品形式相統一的成功印例。盛苦心先生創作“鑿壁借光”一印,“鑿壁—借光”中刻一豎線,中間略有斷點,使左右印文通過此“孔”氣息相連,暗喻“借光”,雖為巧思,卻不動聲色,妙極!有的作者會心存疑惑:個人風格不明確不就意味著藝術不成熟嗎?其實,作為一個創作者,他展示給觀眾的肯定是其本人認為最美的一方面,而這內美是作者綜合素養的體現—作者的性格、審美、結字運刀習慣多多少少會流露在作品上。舉手投足只能是“這一個”而非“那一個”。不管你學那家,那怕酷似,這都是“像”,其“真我”是隱在作品身后的,具有“唯一性”,所以作品印風總體上還是協調的。羅光磊先生在創作時能熟練地運用各種形式為已服務。如其參加“西泠印社湘籍社員八人作品展”中的仿古璽印作—“明齋之璽”、“由己之璽”,端莊中寓清剛,氣息上追戰國古璽,“舍得”一印,刀法精到,字口局部以粘連,有爛銅印味,變化豐富。“戒之在得”印,清新秀麗,“在”字極簡,幾成符號,可謂“美人睛”,

  點活了全印。“余秋雨”一印,雖是姓名印,卻刻的情趣盎然,透出一身文雅氣,此印由余秋雨先生使用,不正是恰如其份嗎?相對大寫意印創作,多字細朱文的創作更需作者有沉密細致的功夫,一般業余愛好者多視其為畏途。多字細朱文創作的難點不僅僅是對用刀有著高要求,結字、配篆的合理與否是保證一方印章成功與否的前提,同時要求印人是篆書家。歷史上擅刻細朱文的大家如王福廠、陳巨來、韓登安無不是精通書畫的大家,學問深、眼界寬。離開學問的滋養,是創作不出委婉動人、清麗脫俗的多字朱文佳作的。不少細朱文印愛好者,不治文字學,入印文字錯舛,又不通文字“印化”,機械的排布鐫刻,則只能稱為刻字匠。光磊先生入展西泠印社三屆篆刻評展的王安石《梅花》詩多字朱文印,取法王福廠印風,舒展、沉穩,透出濃濃的書卷氣,是謂合作。此印若以其它流派風格刻之,或難以取得如此生動的藝術效果。當前印壇學習黃牧甫幾成泛殤,然學其形易、得其神者難。如上海印人唐存才得黃牧甫之清峻;浙江蔡毅得黃牧甫之寬博;柳曉康得黃牧甫之簡約,皆可謂學而有成者。羅光磊學黃牧甫能與時風拉開距離,以我的拙見,其白文印更多地保留漢鑄印的元素,故印作在渾穆上略勝時賢。黃牧甫所刻白文印直線與橫線交接處往往留有尖挺的刀切痕,而羅光磊刻白文卻不趨技法上的小巧,追求金文鑄造“失蠟法”效果。其新作“人長壽”、“濤聲依舊”“梅花手段”等白文作品,筆劃并筆之處自然、凝重,細察筆劃交接處,有焊搭感,故作品顯的厚實。羅光磊取法黃牧甫朱文一路作品,與白文相比似少了些綿厚,多了份清峻—透露些許湘湖人性格中的爽朗。我喜歡“負霜停雪”,“濤聲聽東浙、印學話西泠”,“澄懷觀道”諸印,“負霜停雪”之“停”字,“丁”部作空心倒傘形,出人意外、合符情理,生動有趣。“濤聲聽東浙、印學話西泠”一印,更多地繼承了黃牧甫的潔凈,印文中弧線和斜線的應用,和而不犯,多有其獨到處。“澄懷觀道”印,字法似出于漢金文,懷字的“衣”部,筆意流轉,“觀”字之“見”部,簡潔空靈,作品流暢生動。與同出于漢金文一脈的羅叔子先生印風相較,叔子印散淡、光磊印內斂。羅光磊曾刻“梅花小壽三千年”朱白文各一,白文印簡凈“花、小、千”字留紅自然,此印“千”字、壽字“寸”部之弧線,花字之斜線,與“年”、“梅”字之方正,和協融洽,故全印嚴整中寓活潑。而朱文印“梅”、“花”“年”皆有交叉的斜線,印面糾結,略少蘊藉。

  作為西泠印人的羅光磊,秉承前輩遺風,于書法頗多用心。羅光磊小篆直接取法王福廠先生,得其風流閑適。如其所書“秦漢風流二千歲;西泠壽晉一百春”聯,結體修長、婀娜典雅,盡得風流。鐵線篆陳鳣論印詩,如山野村姑,無脂粉氣,樸素自然。羅光磊取法商周金文一路書作,學而能化。金文學習的難點在于字法的記憶,大多數作者在創作前需要查參考書,遇到字典中沒有的字需要懂通借、明古今字。所以一位篆書家能做到即興書寫,孰非易事。光磊先生書寫的毛澤東詞《沁園春.雪》,通篇字數有112個,難度大。此作以金文為基調,參以楚文字筆意,一氣哈成。于傳統鐘鼎文外另開氣象,可謂善學者。

  印章的直接表現對象是文字。從這點來說,印人對書法的關注是“與生俱來”的。吳育在《鄧石如傳》中記載:“山人學刻印,忽有悟,放筆為篆書,視世之名能篆者,乃大奇。遂一切以古為法,放廢俗學……”康有為曾說:“……未完白起布衣,初無師承,由刻石悟筆法。”“書從印入,印從書出”指明了書刻之間的相互相承關系。篆刻家對篆書的要求無疑要高于書法家,當然這不是指對“筆墨”的要求。而是指篆書、篆刻風格如何自成體系,從而服務于印章創作。這也是每一位印人需要思考的問題。從高要求來講,光磊先生書法與其印風尚在磨合期,假以時日,定能融而化之,則其書法、篆刻藝術必當另開新境!

  “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作為岳麓印社的“掌門人”,光磊先生在倡導、組織本土印學活動中作出了突出的貢獻。十年20余期的《長沙篆刻》記錄下他為繁榮、發展湖南省篆刻藝術不懈努力之“心路歷程”;“陜西?湖南篆刻家篆刻作品聯展”、“江蘇?湖南篆刻家作品聯展”、“山東?湖南篆刻家作品聯展”、“長沙?武漢百人篆刻展”……一系列省內外頗有影響的大型書法、篆刻活動,無不見光磊先生硬朗的身姿……發為之白了!光磊先生又是位善于“育人”的園丁。為擔負起湖南省篆刻薪火傳承,他犧牲了自已大量的業余時間,因才施教,傳道、授業、解惑,至今已結出累累碩果!2013年由中國文藝出版社出版的《二十四孝印集》集中展示了羅光磊及其門人在篆刻藝術領域取得新的學術成果。細攬此譜,諸君于印藝不囿于門戶--或法秦漢印風,或撫明清諸賢,氣息雅正,可見光磊先生教化之功了。

  “惟楚有才,于斯為盛”。在羅光磊先生及其同好的努力下,在不久的將來,湖湘大地之篆刻藝術,定能如那紅紅的辣子,走出地域,“辣”遍全國!

待售字畫
(*^▽^*)MG热力宝石怎么玩 江西多乐彩11选五 GPK电子网址 大唐彩票官方网站-Welcome 麒麟双色球蓝球 快乐888电台在线 442足球即时比分 瑞波币未来三年价格 博雅斗牛牛最新版下载 双色球复式玩法中奖多少钱 澳洲幸运8的总和大小 北京pk10玩法 铁龙物流股票行情 久汪现金捕鱼 北方推倒胡麻将赖子是什么意思 福彩组六奖金多少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