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書畫網歡迎您,本網站長期收購字畫,贗品勿擾!電腦版手機版

李虹霖:傳播典籍之美 共享文化之樂

來源:人民政協報 作者:佚名

  編者按: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3年12月30日的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體學習時強調指出:“要系統梳理傳統文化資源,讓收藏在禁宮里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近日,籌備了三年之久的國家典籍博物館試運行,并推出首展“國家圖書館館藏精品大展”,可謂恰逢其時。作為國內首家典籍博物館,國家典籍博物館從籌備至開館始終為社會各界所關注與重視。那么,其整體籌備思路及過程是怎樣的?在保護與弘揚優秀傳統文化方面發揮著怎樣的作用?在公共文化服務方面有何新體現?本刊就此邀請了國家圖書館副館長、國家典籍博物館常務副館長李虹霖進行對話。

  

  三年磨一“劍”

  文化周刊:國家典籍博物館于今年7月開始試運行,整體籌備思路及過程是怎樣的?

  李虹霖:國家典籍博物館于2012年7月經中央編制委員會辦公室批復、國家圖書館加掛牌子成立,在國內尚屬首次。它作為圖書閱覽的一種新形式,是以收藏、保護、宣教和研究為主要職能的新的文化交流平臺和學術平臺,可以使博物館與圖書館的功能充分融合,發揮各自的服務優勢,真正“讓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活起來”。

  2011年7月,作為國家典籍博物館主體建筑的國圖總館南區一期維修改造工程開始,改造方案考慮到未來博物館的功能需要,經張錦秋院士等建筑學著名專家的論證,為博物館的建筑條件奠定基礎。2012年12月,藏品研究專業人員在征求業界專家意見的基礎上,開始遴選展品和展覽大綱的撰寫工作,數易其稿、反復醞釀,于2013年10月最終完成首展陳列大綱,并根據大綱所確定的展覽主題及主要展品特點,開始首展的展陳形式設計工作。今年年初,依據展陳設計概念方案,開始首展的深化設計工作,全面推進首展進程。

  國家典籍博物館自籌備以來,十分注重博物館安保工作,后勤服務中心也做了很多工作,如展廳的空調恒溫恒濕系統正常運行直接影響展品保護、24小時電力保障等。可以說,只要與博物館運行相關,都會嚴格把關、層層落實,并在試運行期間進行檢驗。

  文化周刊:籌備過程中您感觸最深的是什么?

  李虹霖:俗話說:“頭三腳難踢,開鑼的戲難唱。”作為國內首家典籍博物館,籌備過程中探索性的嘗試幾乎在很多方面都會遇到,要說哪一點感受最深,確實不容易總結。作為參與籌備的一員,我想說的是,無論身處哪個崗位,大家始終懷揣自信,以堅忍不拔的毅力,真誠地在國家典籍博物館這片“土地”上揮灑著青春和汗水。典籍博物館的專業隊伍中很多都是年輕人,“80后”甚至“90后”,如果說未來的國家典籍博物館會以怎樣的面貌立于業界,我想說,這里有充足的人才儲備,有知識更新最快的一代,有最具活力的未來。

 

   “讓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活起來”

  文化周刊:典籍是傳統文化的重要載體之一,您覺得,國家典籍博物館在保護與弘揚傳統文化方面發揮著哪些重要作用?

  李虹霖: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著力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讓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我理解這句話大概有三層意思,可以說,國家典籍博物館的建設是在向這三個方面努力。首先,堅持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在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的基礎上,堅持古為今用、推陳出新,讓優秀的傳統文化以靈活多樣的形式展現出來。其次,進一步拓寬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播途徑,拉近優秀傳統文化與社會公眾的距離,進一步增進社會公眾對中華文化的認同感,凸顯傳承與弘揚優秀傳統文化與服務民眾相結合的創新思路。再次,建成傳統文化的教育基地,在構建公共文化服務體系中,建設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體系。

  文化周刊:這些典籍在內容方面主要涵蓋哪些類別?主要來源有哪些?在典籍選擇上遵循哪些標準?

  李虹霖:這些典籍主要包括金石拓片、中文善本古籍、敦煌遺書、名家手稿、西文善本、中國少數民族文字古籍、輿圖、“樣式雷”圖檔等,依據中華典籍的發展脈絡選取展品可構成中國典籍簡史展。

  這些典籍依據不同的類別,來源不同,有的是歷代藏書傳承下來的,有的是政府調撥的,也有購買入藏或藏書家、名人后代捐贈的。比如館藏善本古籍已逾34萬冊(件),主要繼承了南宋以來的歷代皇家珍藏,包括內閣大庫、翰林院、國子監南學所藏的宋元舊刻,以及清末以來歷屆政府撥交的敦煌遺書、趙城金藏、《永樂大典》、文津閣《四庫全書》等,此外,還從海內外吸納了近世南北各大藏書家畢生所聚的稀世珍品,如楊氏海源閣藏書、翁氏藏書、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書。輿圖收藏自1909年清學部將內閣大庫百余種明清繪本地圖交來,此后我館又廣搜博采宋、元、明、清等多個時期的古舊地圖。迄今為止,館藏1949年以前編制的中文地圖達8000余種,在國內外都首屈一指。

  從藏品中選取適合展出的珍品并非易事,首展是館藏精品大展,內容涵蓋9個主題,每個主題的展品遴選都遵循不同的原則,主要有以下幾方面:第一,具有時代特征,能夠代表某種文獻版本類型、刻書的地域特征,具有較高的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如善本古籍展中的宋代司馬光《資治通鑒》殘稿。第二,能夠反映某個領域的代表性作品,比如金石拓片展中的在書法史上具有代表性的《三希堂法帖》(初拓本)。第三,有較好的展示和觀看效果,如金石拓片中的《君車畫像》。第四,選擇具有趣味性的展品或頁面。如敦煌遺書中的寫本《酒令舞譜》殘片。第五,要百姓耳熟能詳、喜聞樂見,貼近百姓生活。如北京地圖、魯迅先生的《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手稿。第六,保存較完整、保存狀況良好、適合展出的藏品。

  文化周刊:您在新聞發布會上說,每件文獻珍品都有說不完的故事,能否舉幾個具體案例?

  李虹霖:確實如此。比如金石拓片展廳中的館藏甲骨就與甲骨學家、史學家胡厚宣先生有著不解之緣。1945年抗戰勝利后,胡先生想去濟南齊魯大學探訪一批甲骨,與圖書館學家袁同禮同機飛回北平。抵平后,袁先生接收北平圖書館,任館長,胡先生因戰事交通阻隔未能去濟南,便在平津一代搜集淪陷期間安陽新出的甲骨,“計得甲骨二千片,拓本六千張,摹寫二千幅,共約萬片而強。”后來胡先生雖婉謝擔任北圖編纂委員,但同意將在平津一代所收集的1985片甲骨拓摹后原價讓與北圖。如今國圖有如此豐富優質的甲骨收藏,多要得益于胡先生等人的用心與慷慨,是他們對甲骨研究的執著、嚴謹和孜孜不倦,使我們今天有幸站在一片片珍貴的甲骨面前,聽它們“訴說”來自遠古的故事。本次展覽中有不少就是胡先生的舊藏,如北圖4453,是一塊刻辭內容為祭祀的完整龜腹甲,字形大而飽滿,字體優美,屬于商武丁時期。

  敦煌遺書展廳中敦煌藏經洞經卷的劫余書的入藏則幾經波折。1909年9月,法國漢學家伯希和到中國采購漢籍,攜帶部分敦煌寫本精品出示給在京的中國學者羅振玉、蔣斧等人,北京學術界始知敦煌遺書。羅振玉即請求當時學部將藏經洞剩余經卷收購并解運北京。敦煌縣知縣陳慶藩同王道士清點發現藏經洞中還留存經卷8000余卷,但遺憾的是在經卷東運途中盜竊事件層出不窮,甚至有解運人員參與其中,最后接收的數目沒有這么多。學部解運京師的敦煌遺書,就構成國圖敦煌遺書的主體部分。隨中國近代社會的變遷,國圖館藏敦煌遺書亦經歷了跌宕起伏的命運,比如上世紀30年代,為保護經卷免遭日軍劫掠,經卷先是被寄存在平津,后被南運上海、南京,直至上世紀50年代初,留存在上海的敦煌遺書才被運至北京。

  

  從“藏品”走向“公眾服務”

  文化周刊:在提供公共文化服務方面,國家典籍博物館有何新體現?

  李虹霖:國家典籍博物館繼承了博物館連接歷史與當下的傳統,以更加開放的姿態面向讀者和觀眾。國家典籍博物館更傾向于通過豐富的展示方式、多元的展示主題、不同面向的文化活動、更加體貼的服務讓藏品走出庫房,讓傳統文化活起來,讓百姓的業余時間能夠走進文化場館,可以來這里聽講座、聊文化。

  博物館不在于它擁有什么,而在于它以其有限的資源做了什么。近年來,增加學習、休閑功能成為很多博物館的重要創新,讓博物館從“以藏品為中心”轉向“以公眾為中心”和“以管理服務為中心”,服務理念的確定與公共服務的強化,使博物館煥發出蓬勃生機。國家典籍博物館在公眾服務方面,著力體現公益性、教育性、服務性的要求,將始終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認真研究社會需求和公眾需求,轉變觀念、提高認識,順應收藏、研究到宣教、服務、休閑的職能轉變,讓博物館由“貴族”轉變為謙和的“平民”,與民眾平等交流。

  加強基礎設施建設是做好公共文化服務的基礎,國家典籍博物館在公共服務項目和設施上可以說是逐步完善,在場館改造過程中,除了修舊如舊,保持總體風格不變,還在擴大展覽展示的公共活動空間;合理安排展廳,設計人性化展線,提供通俗易懂的展品展示說明等方面進行精心籌劃。文物保護是公共文化服務的關鍵之所在。比如,國家典籍博物館所有展柜具備恒溫恒濕、空氣凈化、防紫外線、防盜報警等功能;展柜玻璃采用受力大、色差小、透光率在90%以上夾膠防盜玻璃,安全前提下保證展品不會失真,為觀眾營造良好的觀展效果。國家典籍博物館的建設最大限度地考慮循環、環保利用,力求以最小的投入達到國家級博物館的專業水平,讓觀眾感受到最舒適的場館環境、最佳的展示效果和最滿意的觀展體驗。

  加強溫馨服務與觀眾互動是公共服務的新橋梁。博物館的公共服務不僅體現在各種服務設施上,更重要的體現在服務理念、態度上。國家典籍博物館通過增加服務咨詢、展覽信息發布、電話網絡預約等數十項溫馨服務,無微不至地體現著公共服務的態度。觀眾互動是博物館最吸引人的方式之一。國外某博物館有個形象的說法:我聽了,但我忘記了;我看了,我記住了;我做了,于是我明白了。這說明讓觀眾參與、接收信息的渠道越多,記憶效果就越好。為了讓浩瀚寶藏免除“養在深閨人未識”的命運,國家典籍博物館積極主動地針對不同社會層次的人群開展知識性、趣味性、啟迪性、參與性的系列互動體驗項目,使觀眾切身參與到傳拓、考古、輿圖拼圖、活字印刷、甲骨游戲等體驗中來,通過活化文獻的方式,激發觀眾對古文字及其背后深厚的民族文化的興趣。

  博物館的終極價值是傳統文化經典傳承。國家典籍博物館特別設置新聞發布、講座、論壇等文化活動的開放區域,在這里觀眾可以和來自社會各界的專家學者面對面交流溝通,深入了解展覽內容,感受中華文化魅力。定期推出的講座論壇等大部分邀請大家免費參加,開展研討、交流以及推廣,“把跨越時空、超越國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當代價值的文化精神弘揚起來”。印刷品、復制品、文創產品、圖錄、線上網站等也是傳承的別種形式,通過多種渠道讓觀眾把博物館帶回家。


待售字畫
(*^▽^*)MG热力宝石怎么玩 六合彩135期开奖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及视频 捕鱼达人作弊器 山西麻将技巧 重庆时时彩历史查询开奖期数 比分直播网 比特币矿池推荐 怎么申请手机麻将代理 欢乐升级(腾讯拖拉机 bg视讯官网app 澳洲幸运8计算公式 内蒙古11选5今曰预测 以太坊行情分柝 网络捕鱼游戏赢钱 水果拉霸攻略 在国外中彩票